• <progress id="lyora"></progress>

    1. 首頁 > 影視 > 正文

      “三千孤兒入內蒙古”上銀幕 詮釋草原大愛

      他們是國家的孩子,從南方跋涉半個中國,被送到草原父母的手中。60多年過去了,電影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重新講起那段故事,一幕又一幕!

      ---------------

      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,新中國遭遇嚴重自然災害,大批南方孤兒面臨營養不足的危機。在這個關頭,內蒙古自治區黨委、政府主動向中央請纓,本著“接一個,活一個,壯一個”的原則,將三千孤兒接到了大草原上,交給淳樸善良的牧民們收養。

      這些孤兒有一個共同的身份:“國家的孩子?!彼麄冊趦让晒庞辛诵碌募?,有了新的草原父母。

      正在上映的電影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,就改編自“三千孤兒入內蒙”的真實歷史事件。

      電影將鏡頭對準了大時代背景下的兩個小家庭,講述了一對兄妹在不同時空各自開啟尋親之旅的故事。

      當真實歷史事件被搬上大銀幕,“國家孩子”的草原故事當如何講述?

      從小家庭的視角切入大歷史

      在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中,60多年前,小女孩杜思珩與“三千孤兒”一起乘坐火車,跨越半個中國來到內蒙古。來到草原環境,這些“國家的孩子”收獲了來自當地牧民毫無保留的熱情和呵護。

      當時內蒙古的經濟水平并不高,但善良的牧民用珍貴的食物和無盡的呵護把這些孩子培養長大。從吃不慣奶豆腐、不會騎馬、不懂習俗,到完全融入草原家庭,經歷時間的磨合,南方孩子們與草原額吉、阿爸、兄長成為最親近的家人。

      把真實的歷史事件搬上大銀幕并不容易。

      接受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專訪時,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導演爾冬升表示,光是原著劇本就改了兩次。拍攝前,他對于這部戲如何呈現是完全空白的,“拍之前我不知道內蒙古什么樣”。

      在籌備階段,爾冬升帶領主創團隊收集、研究了諸多有關資料,看遍了手邊能找到的相關影視作品、書籍文獻,也走訪了多名當年的“國家的孩子”;同時還請教了當地牧民、相關專家、歷史顧問,深入了解民俗與歷史,努力在電影中還原諸多細節。

      在調研過程中,令爾冬升印象深刻的是,在內蒙古,人們并不會將收養的小孩稱為“孤兒”,“他們絕不會在小孩面前去說這個詞”。

      有些“國家的孩子”曾在老年回到上海,有的幾年聚會一次,有的還在尋親。爾冬升還見了“三千孤兒”中的幾位,但他們大多是長大后才慢慢了解那段歷史的。

      “他們腦子里的畫面是片段式的,就像我們電影的回憶一樣,只有一個片段、一個畫面。我后來一回想,我現在這個年紀,你要我記起來5歲到10歲的事情,其實也是片段。所以去問他們的感受是很困難的。尤其那么大量的孩子,每個人都有他們個人的故事,我們沒有辦法去做一個幾萬人的資料收集?!?/p>

      爾冬升曾考慮,通過還原真人真事來完成電影,但后來發現這是一件無法完成的事情,同時那些現有的資料往往“看不到里面的生活”?!八晕覀兞私膺^后,就從小家庭的視角去切入,展開整個故事”。主創團隊從這些“國家的孩子”孩童時期片段式記憶里,抽離、概括出真情實感,全新創作出一部完整電影。

      拍攝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,爾冬升采用了一種新的創作方式:依照現有劇本,沿途拍攝,沿途創作,在拍攝過程中不斷修正劇本,把一些感受到的生活細節融入其中。

      融入史料之外的生活細節

      來自內蒙古的音樂劇演員、歌手阿云嘎,在片中飾演草原阿爸伊德爾。阿云嘎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他小時候就聽過“三千孤兒入內蒙”的故事,“是民族大團結一個非常好的案例”。

      阿云嘎第一次聽到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片名就覺得很有詩意:“遼闊的草原就像海一樣無邊無際,60年前,草原人民接納了遠方的孩子們,這緣分也讓遠方的海和內蒙古的草原結合在了一起,是愛讓我們擁有了這段緣分,也必將把這段緣分傳遞下去?!?/p>

      把鮮活的細節融入影片,是演員的必修課。為了更好塑造角色,阿云嘎專門采訪過一些當年的老人,深入了解那個年代的生活狀態?!吧罱洑v對演員而言也很重要。你能讓人能感動的那一剎那,不只是劇本的推動,也是在感動自己?!?/p>

      電影中聚集了很多當地蒙古族演員,有很多非職業的內蒙古演員,片中飾演百歲老額吉的奶奶,以及結婚場景里的牧民,表演時都是真實反應,展現出草原人民最質樸的善意和博大的胸懷。

      影片最后,飾演老額吉的老人表演令觀眾動容。爾冬升說,其實他們沒有專門教她如何演戲,只是講述了故事和人物關系?!斑@位老太太來到現場,她可能也不知道拍電影是干嗎的,巴德瑪老師還有她孫女幫我解釋給她聽。一到她拍的時候,她的詞自己就講出來了,剎那間完全投入進去”。

      在浪漫化敘事中詮釋愛

      有觀眾評價,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影片頗有史詩感,整體敘事節奏和情緒調性比較和緩,有著“緩緩訴說”的感覺。

      阿云嘎很喜歡這部電影的感覺,“慢慢的,淡淡的,不是聲嘶力竭的,它給你足夠的空間,自己腦補,這是導演的絕妙之處”。影片有一段情節,伊德爾的親生兒子為了救杜思珩而死,片中沒有聲嘶力竭的痛苦,只有父親隱忍淚水的鏡頭在某一秒劃過。

      阿云嘎認為,這部影片為民族團結作出貢獻?!八抢寺乃囆g化表達,沒有僅僅展示人間疾苦,只是把美的東西、暖的東西擴大、放大”。

      在今年北京國際電影節,爾冬升就曾說,如今他更希望拍一些讓觀眾覺得溫暖的故事。

      而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整部電影都流淌著愛意。

      爾冬升解釋,在創作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時,實際上并沒有刻意想要“緩緩訴說”。拍的過程沒有想得那么細,剪輯也是二次創作的過程。

      在爾冬升看來,要不要拍某一題材,需要用左腦理性思考:這個題材是否讓觀眾有新鮮感,是否需要抓緊時機拍攝,預算、演員合不合適。在制作劇本分場時,第一場怎么牽動觀眾情緒,也需要用左腦來計算。

      但有些東西不是通過左腦“計算”完成的。爾冬升說,寫對白時要用右腦思考,“寫詞要先感動自己”;演員表演的時候,導演需要觀察監視器中演員的表現,用的也是感性的右腦——“如果他在現場沒有觸動我的情緒,我不認為他能觸動觀眾的情緒”。

      爾冬升認為,拍戲的過程是在和作品本身發生關系、產生連接的過程?!缎虏涣饲椤肥巧屏嫉呐畠?,《我是路人甲》是善良的兒子,而《海的盡頭是草原》像女兒多一些?!拔遗乃?,跟它建立關系,最后音樂做完、到影院看的時候,我跟它之間有了感情?!?/p>

      對于爾冬升而言,這一感情會讓自己聯想起工作時跟演員戲里戲外的連接。

      而電影最終在影院亮相時,觀眾看到的是自己跟電影之間的關系。爾冬升認為,此時導演的意圖已經沒那么重要了。

      “我想表達什么,你不一定能吸收到。很多人觸動的點不一樣,它不一定是劇情、對白,它是讓觀眾在潛意識里產生一些和自己有關的聯想。你再看,你就跟它又熟了一點?!睜柖f。

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沈杰群 見習記者 余冰玥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[責任編輯:寶華]

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     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    今日內蒙古
      日本又硬又爽又黄又粗又长的视频,欧美激情肉欲高潮视频,精精国产XXXX视频在线播放,米奇在线888在线精品视频